全国店面分布
027-89774386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资讯中心 > 公司新闻

可以,这很三葆湖大闸蟹

时间:2017-08-13 22:33:26浏览:分享到:
希腊回来先到的北京,落地马上就和一群小伙伴直捣麻辣火锅,第一口吃进去,麻,辣,鲜,香,热乎乎的——每个毛孔都舒服得拉圈圈跳舞。

 希腊回来先到的北京,落地马上就和一群小伙伴直捣麻辣火锅,第一口吃进去,麻,辣,鲜,香,热乎乎的——每个毛孔都舒服得拉圈圈跳舞。


  如果说有什么是阻碍移民路上困难重重的因素,“中国胃”可能算一个。


  前几天姑且兴致盎然,五六天之后就有一点想吃个粿条汤面、啃个泡椒凤爪、来个一盅两件什么的。虽然向导说在雅典也可以买到不错吃的泡椒凤爪,但总觉得飞个长途航班来欧洲吃中国菜怪怪的,还是继续吃希腊沙拉和Pita(本地一种面饼)罢了。


  欧洲人比较少吃有细碎小骨头的东西。通常在餐厅叫到的菜,无论是鸡、猪、羊、牛、鱼,大部分都是已经去骨,都是用叉子大口大口吃下去也不会被梗死的“安全食物”。


  然而只有中国胃们才知道,有一些食物的美味,非得是百转千回吃到,才算是那么一回事。


  多刺的鱼通常超级鲜美;卤水鸭的掌翼总是卖得比纯肉贵;吃生猛海鲜,从来都需要双手并用。就算是鸡腿,也是腿根部连接鸡腿和鸡爪子的那一圈皮和肉,最为娇嫩、最为鲜美,比鸡胸肉尤胜百倍。怕麻烦的呆子们,通常无法领略这种需要动手动脑的食物之美。


  要论“麻烦食物”里的宗族,第一名,最美味的第一名,永远的心头肉,肯定是它——大 闸 蟹。


  味蕾的高潮


  煮好的当季大闸蟹,


  掰开两边,金黄的蟹膏,


  左边嘬一口,右边嘬一口,


  晶莹的膏黄肥腴绵润,


  啊啊啊啊啊啊啊……


  唉,怎么那么好吃呢?这才叫做味蕾的高潮。再细细地拆出蟹肉,吃着吃着就已经开始有点心猿意马了,恨不得赶紧把蟹肉吃完,好赶紧再吃一只。


  然而自己心里也是明白的,吃蟹的过程本身就是一首交响乐,有起转承合高低声部,蟹肉虽然没有蟹黄蟹膏那么浓重墨彩,细细品味之下却也是鲜美娇嫩,各有千秋。如果每一口吃到的都是蟹黄,难道会爽吗?(不要告诉我会,不想听,没试过)。